都市之终极奶爸- 第842章 大日子

类别:都市言情 作者:冬风必达 书名:都市之终极奶爸
    下午

    落地之后就叫来了几辆车,然后大家各回各家各找各妈。

    萧辰带着老婆孩子,悠悠然回了夏雨桐的别墅。

    老酒鬼和宣仪也不适合住进那栋不大的别墅,在接受了史真乡的邀请后去了公会。

    然后催促着司机,火急火燎的赶了回去。

    四名化神期魔修带领十名元婴期埋伏在郊外,这是对正派的挑衅,是要搞事情的节奏!

    如果换了普通的修士,就算有三名剑修随行护航,恐怕也必死无疑!

    而且能精准的知道他们的路线,说明公会里有暗影发展的内心,此事必须严查!

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看到化神期的战斗,史真乡心里憋着一口气,这次回去就闭关寻求突破,不到化神期绝不出关!

    傍晚,姜逸峰、杨长生、萧火三人悠闲坐在回所里喝茶闲聊。

    姜逸峰嘴里叼着一颗香烟,翘起二郎腿毫无形象的问道:“阿火,今天可是5月20号,520的大日子,怎么没出去约会?”

    萧火动作生疏的吸了一口烟,愁眉苦脸的说道:“唉…,我今天还特意查了一下这个日子,结果被吓了一跳!”

    随即身子前倾,心有余悸的说道:“峰哥、长生哥,我开始还以为520是什么大好日子呢,还特意查了一下史书,发现520是农历小满,是潘金连毒死武大郎的日子!

    刚才还有个妹纸约我出去玩,果断被我拉黑了!哼,期盼我的感情可以,但是要我的命不行!”

    杨长生看着一脸生闷气的少年,无语的说道:“你在哪看的盗版史书,害人不浅呐……。”

    姜逸峰喷出一口烟雾,不屑的说道:“活该你单身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深夜

    在一座不知名的山顶,屹立着一座不大的香堂,从长满青苔的青石残缺板墙壁能看出,这里已经有些年头了。

    忽然,一个浑身笼罩在袍子的身影突兀闪现在大门外的空地上,脚步一个踉跄差点没有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砰砰砰…。

    宽大的袍子里伸出一只干枯如柴的手臂,用力的拍打在老旧残破的木门上。

    随着手掌每一次拍戏,古旧残破的薄薄木门都会剧烈抖动,好像随时都要破碎散架一般。

    “谁啊,大晚上的不睡觉赶着作死啊!”

    木门后的院子里传来一个不耐烦的叫骂声,一名身穿破旧长裤,赤着胳膊的壮硕平头男子骂骂咧咧的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正是修炼的最佳时刻,而且似乎还更有逼格,却正在忘我的时候突然被人打断!

    就跟大半夜睡得正香却被人给硬生生从被窝里拉了出来,不大发起床气才怪了!

    吱…吱…

    破旧的薄皮木门在颤抖的吱吖声中被拉开,平头男子看都没看一眼外面的人,恼怒的骂道:“大半夜不睡觉跑出来作死啊!想上香的,明年再来!”

    吱…。

    说完,看也不看也要关上木门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一只干枯的手臂猛地伸出,一掌抵在了大门上,声音嘶哑的说道:“蛮牛,我要见舵主!”

    壮硕平头男子愣了一下,懒散的目光忽然变得凌厉起身,身上透着一股暴虐的气息,脸色凝重露出警惕之色。

    听到对方叫出了自己的名字,才紧紧注视笼罩在袍子里的身影。

    手腕翻转,随时准备发出凌厉一击将对方击毙!

    虽然对方气息微弱,可是能识破自己的身份,事情的性质就变得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,自己跟随钱舵主进入世俗界,为了隐藏身份,特意寻了一处偏僻的香堂落脚,杀掉了香堂里所有的人,取而代之。

    二十年过去了,这个身份已经彻底洗白,从没有被公会察觉过。

    现在,一个神秘人突然出现,开口就要见舵主,怎么让他不心惊呢。

    一旦发现来人的身份有问题,将会以最凌厉的手段杀人灭口保住身份的秘密。

    否则消息一旦传到公会,被得知竟然有一名炼虚期的分舵舵主隐藏在世俗界,那还不得引来疯狂围杀!

    蛮牛目光警惕,声音凝重的开口道:“你是谁?!”

    来人伸出皮包骨一样的手臂,干枯的皮肤在月光照射下就像老树皮一般没有丝毫光泽。

    “是老夫!”

    来人伸手揭开了罩在头上的袍子,露出一张憔悴的脸。

    脸颊下限,让凸出的眼珠好像随时都要蹦出来一般,干瘦的模样在月光照射下显得很是渗人!

    蛮牛紧紧盯着深陷的脸颊看了半天,越看越觉得熟悉,忽然惊讶的叫道:“朱…朱堂主,你怎么变成了这样!你不是带队埋伏公会重要人物吗?任务完成怎么样,其他人呢?你的气息……?”

    在看清了对方的面貌,壮硕的身子不由一顿,惊诧的一口气问出了好几个问题。

    “唉…,一言难尽呐!”

    朱不如抿着乌黑干裂的嘴唇,深陷的眼窝里闪过一抹后怕。

    深深叹了口气,声音嘶哑的说道:“事情有变,我要见舵主,有要事禀告!”

    蛮牛听到急切的话语,感受到对方虚弱的气息,脸色变得凝重起来,重重点头道:“随我来,我去禀报!”

    “有劳了。”

    朱不如对着这位同阶修士客气的行礼道谢。

    毕竟是追随了舵主多年的近随,而且还是化神中期修士,就算是全盛时期也要以礼相待的人物。

    更何况现在实力大损,对上这位同阶就更加的忌惮了。

    最重要的是,宰相门前七品官,如果对方在汇报的时候再稍微添油加醋说几句,那就大大的不妙了。

    别人开局就是大佬,如果得罪了这位,恐怕见到舵主的时候二话不说开局就被打杀,那才苦逼了……。

    蛮牛在前方领路,穿过一扇拱门,进入了休息的后院,走到一间破旧的瓦房前轻轻敲门道:“禀报舵主,朱堂主有急事求见。”

    二人大气也不敢出一口垂手站在门口等待,空气似乎凝固了起来。

    良久,屋里烛光晃动,传来淡淡的声音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蛮牛听到召唤,急忙小心翼翼推开屋门,垂着头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呼…是福不是祸,是躲不过的…大不了就是一死!”

    朱不如深吸一口,暗暗为自己打气,咬牙紧跟了进去。


网友转载于网络,若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于本站管理员联系.如发现小说剑傲重生内容有与法律抵触之处,请马上向本站举报。如果对剑傲重生作品浏览,或对作品内容、版权等方面有质疑,或对本站有意见建议请留言,感谢您的合作与支持
copyright (c) 2011-2013 all rights reserved